陰謀論科學

最近一份研究論文[1] 發現 Facebook 上的陰謀論向 (conspiracy polarized) 用家比一般科學向 (scientific polarized) 用家更加集中 Comment 和 Like 小圈子的 Shared posts。

研究員從 73 個 Facebook Pages 總共 271,296 個 posts 之中,以「能否辨別斷言真偽」為標準,判別出 34 個「科學向」Pages 與 39 個「陰謀論向」Pages。論文附有詳細定義、電腦演算法與數學方法。

journal.pone.0118093.t001

研究員首先發現,在陰謀論向 Pages 的 posts 有比較多的 Likes 和 Shares,而且 Like 和 Share 之間的 Pearson 關係係數高達 0.816。相反,科學向 Pages 的 Like、Comment、Share 之間的係數全部都比較低。這反映了陰謀論向用家偏向會 Share 他們 Like 了的 posts。

journal.pone.0118093.g005

journal.pone.0118093.t002

根據研究員對陰謀論向和科學向的定義,他們發現兩邊的用家都是高度集中的。99.08% 的陰謀論向用家偏向與陰謀論向用家交流 (通過 Comment 和 Like 陰謀論向的 posts);科學向用家則低一點,有 90.29%。這反映大部分用家,無論屬於哪個組別,都是習慣只與持各自偏好意見的用家交流。

journal.pone.0118093.g006

最後,研究員嘗試測試究竟當用家長期處於接收未經證實的陰謀論 posts 之下,會否影響他們在明顯錯誤的資訊 posts 之中交流。研究員收集了一系列的「垃圾 posts」(troll posts),例如無限能源已被發現、用鈽和鈾造的燈能夠解決能源危機等等,真的是非常明顯地垃圾 (汗……)。研究員分析陰謀論向和科學向用家的 Comment 和 Like 的活動分布。他們發現,在這些垃圾 posts 之中,77.92% 的 Comments 和 80.86% 的 Likes 都是來自陰謀論向用家。

這研究反映了為何一些未經證實的陰謀論也能夠在社交網絡長時間生存。就如同卡爾.薩根和理查.費曼所說過,這是一個不科學的年代。

科學普及,究竟應如何走下去?

[1] Bessi A, Coletto M, Davidescu GA, Scala A, Caldarelli G, Quattrociocchi W (2015) Science vs Conspiracy: Collective Narratives in the Age of Misinformation. PLoS ONE 10(2): e0118093. doi:10.1371/journal.pone.0118093

封面圖片:PHD Comic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